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病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病

唐韵眼泪刷的一下子落了下来,哭着喊道:“你是我的!她没有资格跟你结婚,你不要忘了,你连命都是我的!” 景逸辰整个人一僵,脸色忽然间变白,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好一会儿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 过往的事在他脑海里像风一样的卷过,唐韵救他的那一刻清晰的出现在眼前,他闭了闭眼睛,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那么冰冷。 他转过头,用温和的语气对唐韵道:“我已经结婚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你以后也会结婚的。你在美国不是有男朋友吗?我可以把他也接过来,或者,你如果觉得不喜欢国内,也可以回美国。” 唐韵一听,哭着扑进景逸辰的怀里,大声道:“我不喜欢william,我喜欢你!我哪儿也不去,我就要跟你结婚,你不是也不喜欢你那个妻子吗?为什么不跟她离婚!” 景逸辰忍住那种被人碰触的强烈不适感,忍住那种想要呕吐的恶心感,慢慢的、坚定的把唐韵从自己身上推开:“我永远都不会跟她离婚的。” 唐韵见他把自己推开,小性子上来了,非要往他怀里挤。 凭什么上官凝吻他他都没事,她碰他一下就不行!她偏要抱他,她也要吻他! 景逸辰又被她抱住,那种被碰触的不适感已经完全压制不住,他猛的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一个人扶着墙呕吐起来。 店里的服务员在两个人争吵的时候,根本不敢劝,只是默默的把上官凝挑中的那套价值二十万的紫砂壶茶具仔细的包好,此刻见景逸辰反应竟然这么大,赶紧上前去扶他,想要问问他要不要紧,却被他狠狠的一把推开:“别碰我!” 他说完,便捂着胸口惨白着脸,踉踉跄跄的从店里大步走了出去。 唐韵满脸的失望和不甘,景逸辰还是非常厌恶别人碰他,可是为什么就能接受上官凝碰他,甚至吻他! 她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打开门想要追出去。 服务员比她还迅速的爬起来把她拦住,礼貌的道:“这位小姐,您刚刚打碎的花瓶还没有赔偿,请您付完款再离开!” 唐韵被她拦住,想也不想的甩手就是一耳光:“滚!本小姐有的是钱!” 服务员被她打的措手不及,一下子又摔到了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唐韵跑了出去。 正当服务员捂着脸准备打电话报警的时候,高大憨厚的阿虎便走了进来,:“麻烦把刚刚我家少夫人选好的茶具给我,另外有位看起来非常嚣张的小姐打碎了你们的花瓶,多少钱一起结账。” 景逸辰英俊的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靠在车上,大口的呼吸,胸口剧烈的起伏。 自从跟上官凝在一起之后,他不能被碰触的毛病已经减轻了很多,轻微的碰触已经不会引发他剧烈的生理反应,顶多会不舒服而已。而且,上官凝碰他,他完全没事,以至于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了。 今天被唐韵硬扑到怀里,引发了他的旧疾——这是心病,不是洁癖,他自己心里非常的清楚。 这跟他幼年的经历有关,而曾经跟唐韵一起发生的那件事,让他的这个病雪上加霜。 这些经历,他平时刻意的去压制,不去想,今天因为被唐韵提了起来,他的压制才会完全失去了作用。 他缓了好一会儿,脸色才稍微好了一些。 耳边有个哀怨而尖利的声音响起:“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就那么让你恶心吗?!” 景逸辰抬起头,看着唐韵伤心欲绝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淡淡的道:“你知道的,这不是因为你,我一直不喜欢被人碰,跟你没有关系。” 唐韵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疯狂,漂亮精致的五官微微扭曲,显得有些狰狞可怖:“那你为什么能让那个女人碰?!你骗人!你以前说你以后永远不会结婚,你不会有女人,所以我才心甘情愿的一直跟你保持距离,生怕接触你让你厌恶!可是现在呢?!你结婚了,有女人了,你生活圆满幸福了,那我呢?!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连抱一下你都不行!” 景逸辰不喜欢这样的唐韵,她平日里虽然任性妄为,小脾气很多,但是不会像现在这样,目光中透露出女孩子不该有的阴鸷狠辣。 这种目光,他见过很多,但是那都是在刀口上过日子的黑道中人才会有的。 唐韵用这种目光看他,让他心里极其的不舒服。 他渐渐挺直自己的身体,虽然脸色依旧有些发白,但是神态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冷淡。 “上官凝不一样,从见她的第一天起,我就不排斥跟她有肢体接触。我以前说不会结婚,只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而已。而且,我一直都劝你离我远一些,我也多次告诉过你,我们之间不会有任何结果,是你自己一直在欺骗自己而已。” “哈哈哈,好,真好!那个贱人不一样是吧?那我现在就去杀了她,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唐韵疯狂的大笑,然后转身就跑,要去杀了上官凝。 景逸辰眸子里的冰冷渐渐加重,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把唐韵接回国是个错误。 是这十年里,让唐韵性格变得如此阴狠,还是他十年前太轻狂,根本就不曾察觉她性格里的阴狠? 原以为找到唐韵,就可以结束他十年来的噩梦,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他看着唐韵像疯了一样,在商场里飞速奔跑着去找上官凝,拿出手机给一直负责唐韵安全的李勇打电话。 “唐小姐现在情绪不稳定,把她带回家去,别让她伤了少夫人。以后不管她去哪儿,都要紧紧的跟着,别让她出什么差错,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 一直跟随着唐韵的李勇立刻应是,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把唐韵带走。 人群里立刻出来两个精干的男子,拦住唐韵的去路,不顾她的喊叫挣扎,轻轻松松的就把她带走了。 唐韵原本非常享受走到哪里都有保镖护送的那种排场,此刻却恨的想要杀了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