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他们得罪人了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六十七章 他们得罪人了

上官征合上报纸,心里想着自己唯一一次与景盛集团总裁景中修的接触——老辣从容、实力强悍、没有丝毫弱点。 景盛集团能发展到如今的规模,景中修非同凡响的能力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人面前,他一个副市长竟然显得有些渺小。 听说,最近景盛集团换了景中修的儿子做新任总裁,一上任就坑了实力强劲的季氏集团一把,以远低于同行业的价格收购了星耀传媒。 近日还传出,那位新任总裁要给a市鼎鼎有名的“贵族医院”木氏医院注资,注资完成后,景盛集团将会握有木氏医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而原本要给木氏医院注资的,是杨氏集团,也就是妻子杨文姝的娘家,奈何又被景盛集团抢先一步,从而失去了控制这家医术享誉国内外盛名的医院的机会。 他正思索着如何才能搭上景盛集团是新任总裁,给自己当上市长一事添一把火,却见妻子、女儿还有谢家一家三口脸色难看的进了候机厅。 五个人见到上官征,脸色都有些尴尬,却又十分的气愤。 “怎么了?”上官征有些疑惑的问道。 众人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上官柔雪咬了咬唇,楚楚可怜的回道:“爸爸,这里的酒店都不让我们住,不知道怎么回事,您最厉害了,能查查看是怎么回事吗?” “什么?!”上官征一听脸色就变了。 这不可能! 谁会有这么大能耐,让整个n市的酒店都不让他们入住! 不不不,是谁会跟他们有这么大的仇,竟然动用了那么大的力量,不让他们入住! 上官征多年的从政经验让他敏感的认识到:他们得罪人了!得罪了了不得的人! 机场人多口杂,不便多说,他神色变得有些阴沉,低声开口道:“回家再说,先去买票!” 众人显然也意识到了他们被所有酒店拒绝,不是一件小事,俱是挫败沉默的听从了上官征的安排。 谢卓君安顿好父母和上官柔雪,有些魂不守舍的排队买票去了。 今天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好像所有的酒店都跟他有仇一样,只要他一进去,酒店前台就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然后客气的说酒店已经全住满了,让他们另找。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大年初一,哪里来的那么客人,把整个n市的高档酒店都住满了! 肯定是有人在捣鬼! 可是,谁跟他们有这么大的仇怨? 他的脑海中闪过上官凝那张越来越美的白皙脸庞,难道是她? 不然也太奇怪了,昨天还能正常入住,跟她见过面,起了冲突之后,所有酒店就都不让他们住了! 可是这根本就不现实。 上官凝根本就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就算有,她也不会那么狠心,她虽然恼恨自己抛弃她,但是他觉得,她不会舍得那么难为他的! 她以前自己舍不得用好东西,却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 不过,一想到昨天她竟然跟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他就浑身都不舒服。回头他一定要找时间劝劝她,离开那个危险又冷酷的男人。 六个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心情低落而憋屈。 上官凝却在n市酣畅淋漓的玩儿了一个周,直到把自己晒的黑了两度才意犹未尽的跟景逸辰返回a市。 景盛集团正月初八开始正式上班,上官凝一大早便起床收拾东西准备上班。 景逸辰笑着捏了捏她秀气挺直的鼻子道:“怎么比我这个总裁还勤快?” 上官凝白了他一眼:“您老是大总裁,我是小助理,不勤快谁给我发工资?” 跟景逸辰在n市玩儿了一周,她跟他的感情迅速升温,两个人之间那种说不清的隔阂似乎消失了。 她已经会主动的挽住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上休息。 连说话做事,都随便了很多,就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 可是同时又保持有甜蜜的新鲜感,让上官凝有一种陷入热恋的错觉。 景逸辰喜欢上官凝有些任性的样子,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抬起她精致的下巴,对着她鲜艳欲滴的诱人唇瓣吻了下去。 唇舌辗转纠缠,他有些痴迷的吮吸属于她的芬芳。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上官凝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转而去吻她精致的耳垂。 她的耳朵非常的敏感,他在n市第一次咬她的耳垂时,她甚至忍不住浅浅的发出魅惑的低吟声。 此刻,他吻上去,轻轻吮吸的时候,她尽管用力的咬住唇瓣,却依然溢出了破碎的哼声。 他的大手从她的衬衣里伸进去,握住她胸前的柔软,轻轻的揉捏。 饱满细嫩的触感,让景逸辰爱不释手,恨不能直接将她压到在床上,剥开她的衣服,好好爱抚一番。 他温热的大手,像是带着电流一般,给上官凝带来一阵酥麻之感,惹的她浑身都软绵绵的没有丝毫的力气。 “别……要上班了……”她费力的吐出几个字,却发现声音娇媚的完全不像是她自己的,弄的她很不好意思。 景逸辰咬住她可爱的耳垂,气息紊乱而粗重,过了一会儿才低低的问道:“宝贝,你那个……好了吗?” 上官凝知道他问的是什么,顿时羞愤欲绝,紧咬着唇不肯说话。 她在n市时来了例假,所以景逸辰的坏事一直没有办成,这会儿有些急不可耐的问她。 景逸辰见她不肯说,羞的整张脸都红透了。 他坏心眼儿的用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胸前的两粒粉嫩,惹的她低呼出声。 “好了吗?”他锲而不舍的追问,手里的动作也丝毫不停。 上官凝实在是没想到这人竟然是这样的无赖,她胸前只怕都被他捏红了,受不了他的挑拨,只好轻轻“嗯”了一声。 她声音低如蚊讷,景逸辰却听清了。 他满意的亲了亲她变得越发饱满红润的唇,大手给她整理好已经有些凌乱的洁白的衬衫,用低沉的声音哄她:“乖,晚上回来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