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高冷男神被逼婚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三十二章 高冷男神被逼婚

深冬的清晨,太阳懒懒的升起,木氏医院的高级病房里,透进来温暖柔和的阳光。 上官凝的生物钟准时在六点半把她从睡梦中唤醒。 入目的是一片干净的洁白,空气里有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好闻的百合花香。 上官凝躺在床上,有片刻的恍惚,这是哪里? 她抬手想要拨开挡在眼前的碎发,却发现手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 她的动作,吵醒了趴在床边休息的景逸辰。 他抬起头,看着上官凝瞪大眼睛惊讶的样子,不由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醒了?”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却依旧十分的好听,他淡淡的笑容让清晨照进来的阳光都黯然失色。 上官凝心中微跳,她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轻声开口道:“这是哪里?” “木氏医院,你昨晚晕过去了。” 景逸辰这样一说,昨晚的记忆立刻涌入上官凝的脑海,她只记得自己在他的怀里大哭了一场,没想到自己竟然哭晕了。 这实在是有些丢脸。 她昨天情绪失控,积压多年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当时只渴望有个坚实的怀抱能让她靠一靠,现在想来却觉得自己做的不妥。 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医院陪了她整整一夜! 她心中涌起淡淡的感动,知道又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昨晚谢谢你了,你又帮了我一次。” 上官凝一面说着,一面慢慢坐了起来,她想借着这个动作,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景逸辰的手中抽回来。 景逸辰感觉到她抽手的动作,不但不松手,反而握的越来越紧了。她的手细腻白嫩,柔若无骨,握起来非常的舒服。 上官凝的素手被他的大手紧紧的包裹着,手上传来他掌心炽热的温度,烫的她立刻红了脸。 景逸辰看着她的脸顷刻间就红的像只熟透的苹果,不由轻笑出声:“怎么这么容易脸红,握个手而已,又不会吃了你。” 他说完,就放开她柔软的手,转身走出了病房。 上官凝愣了愣。 她这是……被调戏了吗?! 她坐在病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神色怪异的下床,用医院的一次性洁具洗漱。 尽管木氏医院给病人及家属提供的早餐丰盛而精致,景逸辰还是一口都没吃。 上官凝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觉得味道很不错。她对景逸辰对食物的苛刻又有了新的认识。 吃了早餐,上官凝上了景逸辰的车,跟随他一起回丽景小区。 刚上车,景逸辰的手机就开始不停的响,他看了一眼手机,没有理会,只是专心的开车。 上官凝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经意间看到他手机来电显示的是“奶奶”。 她有些奇怪景逸辰为什么不接他奶奶的电话,但是他们还没有熟悉到过问电话这种事情,因此她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全当没有听到。 电话一直响了十几遍,景逸辰被对方的执着打败,冷着脸接了电话。 “坏孙子,怎么不接奶奶电话!”电话一接通,便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太太的声音,声音大的连上官凝都能听清。 景逸辰脸色有些发黑,淡淡的道:“有事?” “奶奶听说,你调动直升机去安安的学校了?出了什么事?报纸上都说是一个土豪开直升机接女朋友放学,你有女朋友了?” 他就知道,老太太一定是问这件事的,她能忍到第二天问这件事,还真是不容易。 他眼睛都不眨的说谎:“是安安被人算计了,我去给她撑场子的。” 老太太可一点儿都不傻,根本没有被孙子忽悠到,但是她知道孙子根本不会说实话,便开始老生常谈:“我上次不是说了吗,给你介绍个姑娘,今晚回家来吃饭,顺便见个面……” 她还没说完,就被景逸辰冷冷的打断:“没空。” 随后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上官凝坐在景逸辰身边,老太太说话声音又十分的响亮,她想听不见都难。 她有些想笑,原来高冷英俊如他,也是要被家里逼婚的! 景逸辰看到上官凝想笑又使劲儿忍着的模样,心里一下子被堵了一口气,脸色也更黑了。 他恶作剧一般的猛的加速,上官凝猝不及防之下惊呼一声。 银白色的豪华跑车一路狂奔,不停的超越身边的车辆,而且次次都几乎是擦车而过,简直比赛车还要惊险刺激。 等到了丽景小区的时候,上官凝脸色都有些发白。 景逸辰心里舒服了,却又后悔了,觉得自己有些过了,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她。 “你……没事吧?” 他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似乎生怕她生气,上官凝的心蓦然就软了。 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害怕,这种惊险刺激,她已经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感觉很不错。 她只是无法相信,像景逸辰这样成熟稳重、冰冷淡漠的人,会做这样的事。 不就是笑他被逼婚嘛,他就这样报复,真是小心眼儿。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幼稚!” 景逸辰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他松了口气。 却也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真的很幼稚,这是二十岁小青年做的事,他都已经三十二岁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在她身边总是会很放松,做事也不像平常那么理智。 他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恩,好久没有幼稚了,长大以后身上全部都是责任,现在能幼稚一把也不错,只是希望没有吓到你。” 上官凝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眉宇间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冷漠,不知怎么,心中一疼。 没有人生来就冷漠无情,他活的一定也很不轻松。 景逸辰把车停好,两个人下了车,一起进了电梯。 等到六楼到了,上官凝出电梯的时候,景逸辰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按时吃药,有事到二十七楼找我。” 上官凝转过身,景逸辰帅气笔挺的身影落进了她的眼帘。 他的眼睛似乎比平时更有神采,透出一种温柔的光芒,让人不自觉的沦陷。 电梯缓缓的合闭,将两个人隔开,似乎又没有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