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她和他的人生一模一样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三十一章 她和他的人生一模一样

大闹一场之后,上官凝头也不回的的走出了家门,这个家再也没有一丝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小区门卫室的小保安见她这么快就出来了,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上官凝没有心情理会保安质疑的眼神,整个人都被冰冷和疲惫所湮没。 她两侧的脸颊上还在滴着水,头发凌乱,看起来颇为为狼狈。 北风夹杂着枯枝落叶呼啸而过,带来彻骨的寒冷。 上官凝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全身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干,她心底那本来就极其渺小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她身上还有很多瘀伤,头上的伤口也在隐隐作痛,这些伤痛让她的身体虚弱无力,脚下一滑,她整个人从高高的台阶上摔落下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她跌入了一个温软的怀抱里。 上官凝本能的抱住他宽厚的腰,抬眼便见到了那张熟悉而英俊的脸。 她忍着痛,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一直都没有离开。”景逸辰声音低沉,夹杂着淡淡的心疼和怒意。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而已,上官凝进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出来竟满身的狼狈! 她的那个家,是龙潭虎穴吗!? 他一把将上官凝打横抱起,抱着她进了温暖的车里。 上官凝没有挣扎,安静的靠在景逸辰温暖踏实的怀抱里,空落落的心里有了那么一丝的安慰。 真好,他还没有走。 幸好,他还在等她。 可是,为什么她在他面前总是这么的狼狈不堪? 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忽然间失声痛哭。 泪水很快打湿了景逸辰的衣衫,他一点儿也没有在意,只是心疼的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无声的安慰。 或许是太过疲惫,或许是身上的伤痛发作,上官凝哭了一会儿就昏了过去。 景逸辰听到怀里的人没了声音,只是软软的倒在自己身上,不由大惊,立刻开着车往木氏医院飞驰。 木氏医院灯火通明,木青早已等在了急诊室里,景逸辰抱着人一出现,他就立刻起身上前。 木青仔细的检查一番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没事,她昨天受了伤,被那些烈药伤了身,今天精神上又受了极大的刺激,暂时性晕厥而已,她体质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只不过近期要好好休养,别再受刺激,免得留下后遗症。” 景逸辰听他这样说,心中也松了口气,朝他冷淡的点头,眉头却一直皱着没有松开。 木青对他的这副模样十分的不满,他路上给他打电话,语气那叫一个狂躁吓人,他还以为要出人命了呢! 能不能不这么大惊小怪! 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哪!今天白天把黑红会的人往死里整的时候,多帅!再看看他现在,一副被女人勾没了魂儿的样子,丢人! 难道,恋爱的力量这么强大? 不对不对,景逸辰这种人,整天就知道板着一张冰块儿脸,是个十足的冷血动物,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恋爱! 他想伸手拍拍景逸辰的肩,转念想起他不喜欢别人触碰,上次他拍他的肩直接被他来了个过肩摔,那酸爽如今仍心有余悸,伸出去的手只好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我说,辰老大,一个女人而已,至于吗?兄弟都要被你折腾的没命了!” “你不懂,以后你遇到了,就懂了。”景逸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语气冷淡,看起来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木青却听出了他的认真。 他不由觉得好笑,这话说的,感觉他对感情多明白一样! 要知道,景逸辰感情可是一片空白,反倒他木大公子,情史丰富,现在竟然被个感情白痴给鄙视了! 真是忍无可忍,仍然要忍! 不过,他不能笑话景逸辰,但是可以刺激他呀! “你这么喜欢人家,人家姑娘知道吗?我今天早上看她眼神纯净,可不像是喜欢你的样子!” 他以为,以景逸辰的高傲,一定会恼羞成怒,没想到他竟然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她还不知道,是我一厢情愿。” 木青惊得差点儿咬掉自己的舌头,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智商降到零啦!” 这么丢面子的事儿,他竟然一脸平静的就说出来了! 他平日里不是高傲的对那些女人不屑一顾吗?不是最看不起为了爱情丢失自我的人吗? 他见景逸辰掏出帕子,温柔的替床上的女子拭去脸上的水珠,又细心的给她擦上伤药——她白皙的脸上有个清晰的掌印,一看就知道被人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这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景逸辰。 在他的印象里,景逸辰就是冷酷、无情的代名词,何曾如此温柔过? 他愤愤的走出了高级病房,一面觉得景逸辰破坏了他在他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形象,一面却又觉得刚刚的画面出奇的美好。 景逸辰轻轻的抚过上官凝细腻白皙的脸庞,在那个触目惊心的掌印上顿了顿。 是谁打了她? 是谁竟然敢打她! 不管是谁,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睡梦中的上官凝眉头轻轻的皱着,仿佛梦里有什么痛苦的事一直在纠缠着她。 他的大手轻轻的抚平她微皱的眉头,想让她睡的安稳些。 他还没有回国的时候,因为要执掌景盛集团的原因,集团早就有人把a市大小官员的资料拿给他看了。 上官征作为副市长,排在了所有官员里的第二位上。 他清楚的记得,上官征亲属一栏里,除了他的,就只有一个女儿,叫上官柔雪。 要么是集团收集资料的人不用心,要么,就是有人故意压制上官凝的消息。 她是上官副市长的千金,可是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反而她的妹妹上官柔雪,是人尽皆知的副市长家的大小姐。 是谁有能力压制副市长的家事? 毋庸置疑,一定是上官征本人。 认识了上官凝以后,他重新搜集了上官家的资料。 她母亲早早的过世,继母带着女儿闯进了她的家,霸占了她的父亲,妹妹抢走了她的未婚夫,她被逼远赴异国他乡求学。 她的日子一定不好过吧?怪不得她就算笑起来也总让人觉得冷冷清清的。 呵呵,跟他的人生几乎是一模一样呢!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