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心疼她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二十八章 心疼她

上官凝想了想,觉得于情于理她确实应该当面跟景逸辰道谢道别。 而且,她想知道郭帅怎么样了,听赵安安说郭帅已经被景逸辰的人抓起来了。 如果可以,她要亲自问问郭帅,是谁在背后帮他。 她不想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 至于郭帅本人,她相信,赵安安一定已经替她出气了,现在能有命在就不错了。 上官凝并不知道,替她出气的人并不是赵安安,而是那个英俊冷漠的男子。 她按照王姨指的方向,上了二楼,走到书房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景逸辰低沉好听的声音:“进来。” 上官凝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景逸辰背对着她认真的看着电脑,旁边还有一叠厚厚的文件。 显然,他在处理工作上的事。 上官凝有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赵先生,我打扰你了。” 景逸辰回头,朝她淡淡的点头:“你稍等,我很快就处理好了。” “嗯,你先忙。”上官凝微微一笑,示意他不用管她。 整个书房,只有景逸辰旁边还有一把空着的椅子。 上官凝走到旁边坐下,尽量不发出声音,以免打扰到正在工作的他。 书房里十分的安静,上官凝打量了书房后,不知不觉的就盯着认真工作的男人看了起来。 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他的侧脸。 鼻梁英挺,唇形好看,眼睛像黑夜里的星辰,积淀着深沉的光芒,睫毛看起来比她的还长,侧脸的轮廓分明,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他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格纹衬衫,袖子挽起来一截儿,露出结实的手臂。 如此简单的衣服,却被他穿出不凡,明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让他优雅的贵族气质显露无疑。 他长得可真好看,应该是她见过的最英俊气质最出众的男子了。 想到昨天她竟然在半昏迷时抱住他不放,上官凝的脸立刻有些发烫。 景逸辰处理完手里的事,一转头,就看到上官凝失神脸红的样子。 他唇角微扬,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来。 看来,他故意让她进来坐着等一会儿是正确的! 他走到上官凝身边,有些担心的问:“怎么了,脸这么红,又开始发烧了吗?哪里不舒服?” 上官凝刚想摇头,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手便抚上了她光洁饱满的额头,让她身体微僵。 他的手上带着一种淡淡的薄荷清香,掌心里炽热的温度瞬间从她的额头传递到全身。 她的脸更红了——她不习惯跟异性如此亲密的碰触。 景逸辰看着身边的人儿脸越来越红,唇角上扬的弧度越发的大了。 看她十分尴尬,他却越发的想逗她了。 “好像没有发烧啊,你的脸红的厉害,不行,还是叫医生来看看吧。” 他说的一本正经,加上一张冷冰冰的脸,上官凝丝毫没有怀疑,某人是在故意逗她。 上官凝深吸一口气,抬手把景逸辰的手掌从自己额头拿开,轻声道:“我没事,不用叫医生。” 叫了医生来,她可要丢死了。 不过,他还挺关心人的。 可怜的上官凝,现在还把景逸辰当好人,觉得他的不怀好意是关心。 细滑柔嫩的触感从手掌消失,景逸辰心里有些失落。 但他很快调整好情绪,退回到椅子旁坐下,淡淡的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如果没事,他觉得以上官凝的性格,是不会来书房找他的。 景逸辰一跟上官凝拉开距离,她就觉得舒服了很多。 她没有跟男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过,纵然是谢卓君,除了他昏迷不醒的那段时间,她每天坐在他身边给他讲故事,其余也没有什么接触。他醒来后,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爱上了上官柔雪,上官凝就更不曾跟他有过暧昧了。 脸上的红晕消退,显出了她苍白的面色。 上官凝轻声道:“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不能再麻烦你了,我一会儿就回家了,晚饭就不吃了,特意来跟你说一声。” 景逸辰微微皱眉,不知道上官凝为什么突然要走。 在这里住,她很不习惯吗? 景逸辰没有强留她多住几天,但是却不容置疑的道:“吃过晚饭再走,就这么定了。” 她不在这里吃晚饭,还能去哪里吃? 现在还病着,后脑勺还贴着纱布,一张脸白的跟纸一样,就喊着要走,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自己! 上官凝张了张嘴,想要回绝,看着景逸辰有些生气的模样,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不傻,虽然他冷着脸,语气也不太好,可是她依旧能分辨出来他是在关心自己。 她心里闪过一丝暖流,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下来。 景逸辰见她乖乖的点头,心里舒服了一点。 上官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郭帅在你这里吗?我有事想问清楚。” 提起这个名字,景逸辰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冰冷之感。 他恨不得杀了郭帅,可惜这个人必须留着,否则上官凝在学校里的事情就更加说不清了。 他沉默了片刻,猜到上官凝应该是知道郭帅背后有人。 “我让人把他放走了,他如果长时间不出现,会对你更不利。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或许,我知道的比他要多。” 上官凝闻言,一下子抬起头。 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学校把她开除的事,也知道了那些对她很不利的流言。 他又在帮她。 可是,他说自己比郭帅知道的多是什么意思? 上官凝觉得,跟他这样聪明、强大的人说话,根本不需要绕弯子,因而直言道:“这件事不是郭帅一个人做的,应该是有人帮他,而且这个人能力强大,能帮他免除做恶事的所有后果。这个人应该跟我有仇怨,但是我不记得招惹过这样的人。所以,我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景逸辰听她说完,良久才淡淡的“嗯”了一声。 发生了那样的事,她经过最初的恐慌,如今已经很快的平静,能够理智的分析整件事情,并不一味的想要报复伤害她的人。 他是该夸她睿智沉稳,还是该说她傻。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发生了这样的事,哭诉着要杀了郭帅才是她该做的,而不是把痛苦都压在心底,冷静的给自己讨回公道。 他心疼这样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