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睡了一觉不认识我了?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二十一章 睡了一觉不认识我了?

两个小时后,上官凝体内的药力终于消失,她因为过度疲累,沉沉的睡了过去。 景逸辰坐在她的床边,静静的看着这个突然间闯入他生活的女子。 她的脸用过最好的伤药后,已经消肿了,只剩下紫红色的伤痕。可是这些伤痕在她细嫩如羊脂玉一样雪白的脸上,越发的显出她曾经受到的苦楚。 她无疑是漂亮的,但是他见过许多更漂亮的女人。 可是,她给他的感觉最不一样,她让他觉得舒心,似乎跟她在一块儿,哪怕不说话,心情也会很好。 从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是这样。 那时候他排斥这种陌生的情绪,企图用冷漠来掩盖。 因为他一直都觉得,他这样的人不需要情感,过多的情感只会成为累赘,会是他人生的破绽。 可是,当他得知她受到伤害时,他所有的理智都消失了。 他们才认识了多少天,见面的时间又那么短暂,他怎么会这么的在乎她? 景逸辰找不到原因,也不需要原因。 他只要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第二天早晨,上官凝醒过来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恍惚。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记起来昨天的事。 她隐隐约约的记得,后来赵安安救了她,其他的都没有印象了。 全身上下都在疼,应该是昨天被郭帅打的。 她掀开被子,被自己身上显而易见的男式睡衣惊住了。 不会吧?! 难道她到底还是失身了? 上官凝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 她现在虽然浑身无力,浑身疼,但是下身却并没有半点儿异样。 她松了口气,这才有精力环视了一下四周。 房间很大,虽然简洁,但处处彰显出尊贵和奢华,犹如宫殿一般。 这是哪儿? 赵安安的家吗? 可是如果在她家,她不可能给她穿一件男式睡衣。 上官凝蓦然想起,昨天恍惚中听到过赵安安哭着喊“哥”。 难道……她在景逸辰家?! 那睡衣岂不是…… 天哪,怎么会这样! 上官凝无力的闭上眼睛,努力的在心里安慰自己。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她立刻睁开眼睛。 一个英俊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并且毫不避讳的走到床前,伸出修长好看的手覆在她的额头上。 片刻后景逸辰拿开手,低声道:“恢复的不错,也没有发烧,想吃什么?” 上官凝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景逸辰对她一副熟稔至极的模样,像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年一样。 他脸上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温和,没有了从前的冰冷。 这让上官凝很不适应。 景逸辰看出了她的疑惑,朝她微微露出个笑容:“怎么了,睡了一觉不认识我了?”语气里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宠溺。 他的笑容干净而温暖,牙齿洁白整齐,带着一种阳光的味道直冲人的心底。 上官凝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笑,心里不可抑制的跳了跳。 妖孽! 她在心里轻轻的感叹。 却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景逸辰,让人根本就无从抵抗。 “不是,就是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上官凝轻轻的说道。 开口的声音嘶哑干涩,像是老乌鸦聒叫一样难听,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景逸辰递给她一杯水,然后将手伸到她的背后,轻轻将她扶起来,倚靠在绵软的枕头上。 “先喝点儿水,一会儿起来吃早饭。” 上官凝也确实渴得要命,可是景逸辰太不正常,以至于她的注意力全都被转移了。 她有些不适应景逸辰的触碰,他手上的温度透过薄薄的睡衣,传递到她的背上,一种触电一样的感受在她身体里蔓延。 她僵硬的接过水,慢慢的喝了半杯,脑子才渐渐的清醒了很多,可是她越清醒就越发的觉得不真实。 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我……昏迷了几天?” 景逸辰失笑,看出来是上官凝不适应现在的自己。 事实上,景逸辰已经极力的在克制自己了,他怕自己一时转变太大,会吓到刚刚经历过极大冲击的上官凝。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把她抱在怀里,亲吻她,抚摸她。 但是,他什么也不能做。 不急,慢慢来,上官凝,这一辈你都会是我的,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 他克制了一下自己,用尽量平常的语气和声调道:“昏迷了14个小时,不到一天。” 上官凝听到答案,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 不到一天而已,景逸辰为什么改变那么大?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吗? 她现在满脑子的疑问,迫切的需要有人给她解答,而景逸辰明显不是一个好的人选。 “赵先生……这是你家?安安在吗?” “嗯,是我家,安安一早去学校了,应该很快就能回来。”景逸辰自制力强大,他不想让上官凝觉得别扭尴尬,很快就恢复了原先的冷淡模样,只是语气依旧透出暖意。 这样的景逸辰让上官凝适应了不少,可是他这样忽冷忽热的,越发让她摸不着头脑。 不过,上官凝现在浑身无力,身上的伤口在麻药的作用消失以后也疼的厉害。只是起来一小会儿,说了几句话而已,她就觉得非常的累。 景逸辰却不让她继续睡:“我让人给你送早餐来,你需要吃东西才行,过会儿再睡。” 他说完,很快就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圆脸和气的女人推着餐车走了进来。 她恭敬的跟上官凝打招呼:“上官小姐早!我是这里的帮佣,少爷让我给您送早餐。” 上官凝无力的靠在枕头上,朝她笑笑:“早上好,谢谢了!” 她也觉得自己需要吃东西,不然身体恢复的更慢。 帮佣手脚麻利的给她在床上支好小餐桌,摆上粥、牛奶、几样容易消化的点心和小菜。 “上官小姐,您吃吃看合不合胃口,不合适我再给您换。” “不用了,多谢,都很好。”上官凝不是客气,这些吃食清香扑鼻,既清淡又有营养,显然是特意为她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