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以后我们一起打球吧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十三章 以后我们一起打球吧

上官凝微讶,这人似乎一直都有随身带手帕的习惯,这个习惯现在很少见了。 她大大方方的接过,朝他微微一笑:“谢谢!” “不客气。”景逸辰说着,在场边的长凳上坐下,拧开一瓶水喝了起来。 上官凝擦了脸和手,见帕子有些脏了,还给他有些不太好,可是收起来也不太合适,扔掉就更不合适了。 想了想,她还是把帕子放进包里了,以后洗了再还他吧。 上官凝看了看周围,见赵安安早就没了踪影。 她在长椅上坐下,喝了点儿水,便拿出手机给赵安安打电话。 “安安,你去哪儿了,该走了。” “哦,我那个……肚子疼,先走了,你们慢慢打啊。”赵安安眼都不眨一下的撒谎。 上官凝立刻听出来了,却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名堂,只好挂了电话。其实她冤枉好朋友了,赵安安只是想给两个人多制造机会而已。 “嗯……赵先生,安安她有事先走了。” “嗯,我知道。”景逸辰神色依旧淡淡的,对赵安安先走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两个人离的不远不近,景逸辰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好闻的气息。她姣好的脸庞,因为运动的缘故,透出一种可爱的粉红色,让人看了想扑上去咬一口。 他很快收回自己的目光,不再看她。 “你球打得不错。” 景逸辰神色依旧淡淡的,但是如果让赵安安听到这话,恐怕会大为惊讶,因为景逸辰很少夸人,能让他都认为不错的,那一定是极为出色了。 “嗯,是,我也觉得挺不错的。”说到这个,上官凝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来,这是她引以为豪的。 景逸辰一愣,他原以为上官凝会谦虚几句,没想到她竟毫不客气的夸赞自己。 他唇角微微扬了扬:“你倒是不谦虚。” “在其他事情上我还是很谦虚的,这件事嘛就不需要谦虚了。”上官凝说着,看了看景逸辰,“其实你打的也很好,只不过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打过了,所以生疏了,不然我赢不了你的。” 他所有姿势都很标准,只是动作僵硬、生涩,很明显是很久不打球了。 景逸辰侧脸完美,从上官凝的角度可以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好看的不像话。 静默了一会儿,上官凝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没想到竟然听到景逸辰带着戏谑的语气开口道:“你眼睛都不眨一下,难道我这么好看?” 上官凝一口水刚喝进去,还没来得及咽下,又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 她的脸越发的红了,也不知是呛的,还是羞的。 天哪,哪有人这么直白的! 她擦了擦嘴,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你确实很好看。” 景逸辰脸上依旧淡淡的,心中却失笑,这么直白的跟他说话的人,她还是第一个。 但是感觉还不错,至少不用拐弯抹角。 他的人生已经非常的疲惫了,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让人觉得很轻松,有什么说什么,不藏着掖着,不用心机,挺好。 上官凝能察觉到景逸辰心情似乎不错,于是试探的开口邀请他:“赵先生,你看我网球打得不错,你呢,我感觉以前肯定也是个高手,只不过现在退化了,不如以后我们一起来打球吧!”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高手,不想就这样放过,不管他愿不愿意,她总要试试才知道。 奇怪的是,景逸辰为人冷漠,语气冷淡,上官凝却并不排斥他,反而觉得跟他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 她以前不太喜欢这样冷漠的人的,总觉着这样的人会冷情,后来经历过谢卓君的事情后,她慢慢觉悟,看起来温暖如春的人未必会心软心暖,而脸上冷酷的人未必心也冷。 人不能只看外表,要看心。 景逸辰听着“赵先生”这个词并没有觉得别扭,因此他没有纠正,他母亲姓赵,以前为了行事方便,他也会自称姓赵。 景这个姓氏,太招摇,也太无情,他不是很喜欢。 倒是“退化”这个词,第一次有人用在他身上,而且似乎用的理直气壮。 忠言逆耳,他,确实退化了。 只是以前每次看到网球他就会想起那件事那个人,对网球就完全没有了兴致,今天打球却没有想,心里反而觉得很轻松很舒服。 景逸辰没有做太多的思考,很快就答应下来:“好。” 上官凝见他答应,心里很高兴,笑着朝他伸出手来:“合作愉快!” 景逸辰看了一眼那只纤细白皙的素手,随后握了上去:“合作愉快!” 两个人的手一触即分,却都感受到了对方手上的温度,有些灼人,有些美好。 上官凝直接忽略那丝异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景逸辰没有说话,静静的在一旁等着她。 东西不多,上官凝很快就收拾好了,跟景逸辰一起慢慢往外走去。 “你的网球很专业,专门学过吗?” 耳边响起景逸辰低沉性感的声音,惹得上官凝心中微跳。 “是,以前跟着教练没日没夜的练,手都磨起来水泡了呢。”她回忆起以前练球的时光,眼角眉梢都洋溢着笑意。那时候其实是苦的,但是也充实而踏实。 景逸辰知道,网球要想达到她那样的水准,必定是要吃不少苦的,没想到她看起来有些柔弱,骨子里却也这么不愿服输。 倔强的女子,让人有些心疼。 “为什么要那么拼命?你看起来不像是想去当一名网球运动员。”景逸辰微微疑惑,以上官凝的条件,她完全可以过的惬意自如,不需要去吃苦拼命的。 她的气质和修养,一看就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一举一动都透出优雅,这不是靠后天的训练能随意模仿的。 如果他没猜错,上官凝应该是上官家族的人。 “上官”这个姓氏很少见,姓上官而又有名气的,别说a市,整个省份也只有一家而已。 听了景逸辰的话,上官凝微微有些失神。 是啊,为什么要那么拼命呢,当初开始学网球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去当运动员。 不过是她的意气之争罢了。 在上官凝二十六年的灰色人生里,只有两样东西她是比上官柔雪厉害的,一样是语言学习能力,另一样就是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