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要回家找我妈 - 豪门隐婚:腹黑总裁专宠妻

第十章 我要回家找我妈

“喂,郭蛤蟆,你那是什么眼神儿,要吃人啊!” 赵安安见郭帅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立刻毫不客气的开口。 她长这么大,除了自己那河东狮吼的老妈和智商情商甩她好几条街的表哥,还真没怕过谁。反正她惹了谁,她哥都能帮她摆平了,这个郭帅只是个小角色而已。 上次在餐厅见到他跟上官凝吃饭,听他说那话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早知道上官凝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应该把他赶出去的。 郭帅一听“郭蛤蟆”这个称呼,气的七窍生烟,指着赵安安“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上官凝被这个称呼逗的想笑,却又觉得不太好,只好使劲儿忍着。 “哟,怎么,看到美女紧张的结巴了?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竟然还想吃天鹅肉。我们上官大美人儿已经名花有主了,你再纠缠,回头身上少了什么部件儿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上官凝想要阻止赵安安,却已经来不及了,她快言快语的说了一大串,对面的郭帅一张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但是知道他想追上官凝的事儿绝对没人知道,除非是上官凝告诉赵安安的。 郭帅气的浑身发抖。 这个贱女人,以为自己长了一张漂亮脸蛋儿就了不起了,表面上一副冰清玉洁的清高模样,竟然四处败坏他的名声,有朝一日,他一定会让她匍匐在他的脚下,哭着求他! 而且原来她已经有男人了,竟然还来勾引他,假正经的恶心女人!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赵安安嚣张跋扈不止一天两天了,今天这一身黑皮衣,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瞧着就不是什么善茬儿,等到上官凝落单的时候,他有的是办法修理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上官凝看郭帅的表情就知道,他更恨自己了,估计心里已经把她骂了无数遍。 她倒并不怕他,只是不想把赵安安也牵扯进去。她扯扯赵安安的衣袖,轻声道:“我们走吧,上课要迟到了。” 赵安安也看出来郭帅在打歪主意,她很想上去把人揍一顿,却硬生生被上官凝拉走了。 “阿凝,你不用怕那个癞蛤蟆,他不敢怎么样的,回头我找我哥,让人把他弄走。” 本来听了前面的话,上官凝很是感激赵安安,她只有在认真的时候才会叫她“阿凝”,平日里都是没正形儿的叫“美人儿”。 可是她的下一句话险些让她摔个跟头。 “他媳妇儿都被贼惦记了,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喂喂喂,赵安安,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啊,你不顾及我的名声,总要顾及你哥哥的名声吧,你这做妹妹的未免太不合格了!” “哪有,我这不是发现有好姑娘,先给我哥占着嘛,再说了,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过年意味着什么知道吗?意味着又老了一岁,明年你可就二十七了,我哥就三十三了,哎哟,岁月不饶人哪,趁着你二十六他三十二的时候赶紧结婚吧!” 怎么越说越离谱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上官凝脑海中闪过那个英俊而冷漠的身影,心中不禁对他的完美有些惊叹。但也仅此而已,只见过一次面,她心里对他并没有太深的感觉。 结婚,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恐怕她要过很久很久的单身生活。 上官凝摇摇头,笑了笑,“安安,别光说我啊,你呢?” 赵安安沉浸在哥哥大婚的美好幻想中,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我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不结婚,不是告诉过你嘛。”赵安安一脸理所当然。 上官凝已经听她说过很多次“不结婚”的话了,但她觉得这不过是说说而已,她自己被谢卓君和上官柔雪伤的很深,却也没想过不结婚,只不过眼下不会结就是了。赵安安性格大大咧咧的,看着不像是被感情伤害过的人,就更不会不结婚了。 “哪有不结婚的,咱们两个一样大,明年你也就二十七了呢,哎哟,岁月不饶人哪!” 赵安安见上官凝立刻就把她的话拿来用在自己身上了,不禁大笑:“我吃过唐僧肉,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岁月与我无关!” 上官凝也跟着笑了起来,与赵安安说说笑笑往教室走去。 上午上完课,中午一起在学校外面新开的火锅店吃了顿火锅,随后二人便一起开车去了高新区的体育馆打网球,这已经是她们的传统项目了,几乎雷打不动,因为就算赵安安哪天犯懒了,也会被上官凝硬拽去。 高新区的这家体育馆名叫大世界,却是名副其实,不仅占地面积极大,而且各种体育场馆应有尽有,里面的网球场更是露天、室内皆有,这样的大冷天只能打室内,而a市绝大多数体育馆并没有室内网球场。 上官凝是网球爱好者,早就把全a市的网球场转遍了,最后才找到这么个宝地。 两人换了运动装、运动鞋,做了十分钟的热身之后就开打了。 打了不过半个多小时,赵安安就开始叫苦连天:“美人儿,跟你打网球我简直就是找虐、自残啊!我一开始就被你骗了,你根本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你说我的抗打击能力是不是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半年来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结果仍然活着!” 上官凝不理她贫嘴,停下来喝了半瓶矿泉水,挥了挥手里的拍子道:“继续!” “不行不行,太累了,不打了,我要回家找我妈!” “行了,以前我还会上当,现在我可不上当了,你跆拳道、游泳都那么厉害,有的是力气。”上官凝把水递给她,笑眯眯的开口。 “打可以,但是你要让着我,要突破你的底线让着我!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你就是故意在摧残我!”赵安安知道不打是不可能的,而且关键是她也想打,但是不能让大美人儿太得意,便积极的讨价还价。